一切纷争应随着选举的结束而暂告段落

2021-01-30 12:40

据杨青军讲,支部换届后,龙门镇一位领导告诉他,王文选给镇领导打电话,说有11名党员举报杨青军给这些党员共计行贿19万元。

这位村民回答:“谁给的钱多就给谁投票。”

2013年1月下旬,龙门村党支部、龙门村村委会向韩城市委宣传部递交了一份《关于龙门村村情发布会的申请》,申请称:自换届选举以来,龙门村各项工作几乎处于瘫痪状态。

投票在即“谁给的钱多就给谁投票”

杨青军笑:“那是肯定的。如果我是候选人,我就要从选委会退出去。”

西安财经学院思想政治理论教学研究部教授陈晓莉多年来从事基层民主与乡村治理研究,她在其著作《新时期乡村治理主题及其行为关系研究》中:2009年3月对关中5市新任村官进行调研,公众对“农村选举中给选民送钱送物的行为”,30.1%的人“非常反感”,45.4%的人“反感但无可奈何”,仅有3.1%的人表示“理解可以接受”。

2012年3月份龙门村换届选举开始,成立了选举委员会,选委会主任杨青军说,选委会里有他的3个人,有王文选4个人。

2012年6月28日,选举大会再次召开。投票之前,意外再次发生:王文选退出竞选了!

■专家解读

据杨青军介绍,申请交上去之后,韩城市委、市政府介入,让王文选在春节前给退了1500万元(包括1年利息)。在这种情况下,王文选将这笔钱打到了龙门镇政府。3月31日,集资款终于发放到龙门村村民手中。

这份审计报告列出的问题多达14条。其中第一条便是“违反规定举债分配1332万”。这1332万元,就是王文选2008年12月发放的生活保障金。

原本,一切纷争应随着选举的结束而暂告段落。但2012年年底,一份审计报告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当选民们都在认钱的时候,花了钱的候选人会是什么想法呢?杨青军讲出了自己的心理状态:“我就想,我掏钱买的村主任,我想怎么干怎么干?只要我不贪污,谁能把我怎么样?我想王文选也是这么想的。”他承认,自己现在没有多大的心劲了,而让他最伤心的不是选民,反而是政府。村子里的问题,审计报告里罗列了不少,审计部门也多次建议司法介入,事情搁在那儿,怎么就没人管呢?

王文选出席了这次宴会,他给每位党员敬了酒,并表示:为了龙门村的发展,希望党员们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选出一个能和村委会好好合作的班子,给大家发张卡,2000块钱,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垫资1300万竞选村主任,你说这笔生意划算不划算?”一位村民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文选的事儿还没完,新任村委会主任杨青军又“摊上事儿了”。

但很多王文选的反对者记得,2008年12月,王文选当选村主任时,针对垫资1332万元是否是贿选时曾说:我给大家承诺,选举完就会给大家垫资分钱,让大家拿钱赚钱,这也是我多年办企业总结出来的经验:要搞资本运作。农民没有钱,他拿什么赚钱?我分了1300万,大家用来投资,可能会赚更多的钱。“我是来垫资,担着这个风险,帮着大家一起来致富。”

3月22日上午,龙门村村委会门口出现一张大字报,是针对杨青军的,说他“既没发展,又没发展路子。”杨青军告诉记者:这是换届以来的第三次了。他慨叹,村子事实上已经烂包了,“从中央政策来说,基层民主是让老百姓选出好的带头人,现在的情况不是这样,谁有钱,谁当选。农村基层选举离了钱就不行,现在真形成这种风气了。”他承认,自己这次当选也是花了钱的,但花了多少,他没有透露。

2010年11月29日,韩城龙门村村民郭榜柱将村委会牌子摘下后,坐长途车将牌子带到报社,希望报社再次关注龙门村的命运记者赵雄韬摄

当天,龙门村516名选民中487人参加选举,5张废票,参选人王文选以总票数260票当选,高出对手38票。

支部换届的败北,让王文选情绪变得很不好。他说,此前,他一直在维护村子里虚假的团结,尤其是在媒体面前,他一直声称自己和竞争对手杨青军之间没有矛盾,竞选是为了带领村民致富等等。

这次选举让王文选感觉“真是心寒了”,他说:“我50多岁了,酒也给你们敬了,卡也发了,你们也表态了,最后弄了些啥嘛?”

当年的村委会主任竞选中,王文选和杨青军在龙门村村民眼里都是能人。

归还垫资龙门村背千万元债务

韩城市龙门村因“天价村官”王文选,备受社会各界关注。自那儿之后,龙门村的竞选就陷入了一场又一场的争斗当中。

“从本质上讲,经济精英是商人,追求利润最大化是其本能。企业盈利如果能与村民的收入增长和就业机会增多结合起来,也无可非议。如果当选目标只是为了自己盈利,损害村民的利益,就需要警惕,并且加以制止。”陈晓莉认为。

杨青军告诉记者,当初龙门村创办振龙煤气厂后,与王文选的海燕焦化厂签了协议,海燕焦化厂的富余煤气要无偿提供给龙门村,期限是5年。而龙门村则把这些煤气通过振龙煤气厂卖给龙钢集团作为燃料,其中颇有些利润。

而支部换届之后,王文选面对记者时坦诚多了。他承认,2008年自己之所以竞选,是因为自己投资8000万元建成的电厂因为杨青军不让走煤气管道而导致无法发电,“我就要把你这个村主任换了,我还准备拿2000万呢,结果只是拿了1300多万就把你弄下去了。”

他问:有什么办法能够引起政府足够重视,把我们村的账好好查一下?

到了2012年6月28日,龙门村再次换届选举,王文选却未能连任。至此,龙门村的“天价村官”时代宣告谢幕。

王文选的反对者认为,王文选此举是提前撕毁了他和振龙煤气厂的协议。至于王文选能够从中获取多大利益,反对者的说法非常惊人:截至2011年7月,王文选向龙钢集团输送煤气获利4000多万元!

对于这个说法,王文选在2011年11月曾经给记者回复:振龙煤气厂和海燕焦化厂签的合同,说的就是提供富余煤气,我有富余煤气就给你提供,没有富余,就不提供了嘛。后来我建了电厂,电厂要发电,每天需要60万方气,我没有富余了,就不向振龙煤气厂提供煤气了。

王文选说,2008年,他的企业年销售额达到10亿元,2011年达到了30亿元,总资产20多亿,算得上飞速发展。本来当了村主任,想的是通过企业带动村子的发展,应该不会很困难,但事实却与他的想象大相径庭。首先是村子里只有负债没有多少资金,其次是村子里派系斗争严重,村民代表没有选出来,没有决策机构,派系斗争又耽误了龙门村的3年发展机会。

王文选则称:退出竞选是他自己的选择,原因是“觉得没什么意义”。“给村民弄一点实惠,还弄得风风雨雨,算了,退出了,下来了,也就不想再说什么了。”

对于王文选的这个说法,他的反对派不屑一顾:没有决策机构?那村子里三个企业的发包又是怎么决策的?谈发展的时候,就没有决策机构了?

她认为:贿选本质上来说,是与民主政治相伴生的,是民主政治的副产品。候选人花钱买选票,至少表明村民手中这张选票有价值了,某种程度上选民意识也提高了,而过去这张选票是没有价值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进步,民意受到了重视。

竞选村委会主任的两位候选人是王文选和另一位村民王某。

2011年,该村党支部换届。据了解,年农历八月十四日,龙门村党支部书记杨青军的一位竞争者在县城设宴,邀请了龙门村35位党员中的20余位。

时间进入2011年底,眼看着村委会换届选举就要到了,龙门村洋溢着一种怪异的气氛。

陈晓莉认为,王文选的垫资竞选行为,很难界定为贿选。

年12月10日,韩城市农业经营管理指导站出具了《关于对龙门镇龙门村村及各企业2009年—2012年6月财务收支情况的审计报告》。

垫资1332万元企业家当选村委会主任

王文选承认,自己担任村委会主任的3年,龙门村并没有大的发展,与他当初的竞选承诺有些差距。

而杨青军,2002年曾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3年后又以超过90%的得票率连任。杨青军在村里执政6年,龙门村先后办起了振龙煤气厂、货运站台、小轧钢厂等三个村办企业。村民的年终分配款增长到2008年的3000元,加上村办企业的集资付息,年收入6000元。

“现在村子里有些人脑子里只剩下钱了,就想着谁当村主任给大家多分点钱。”杨青军有些气愤地说:“我吃药了,把自己的钱发给你。”

在王文选垫资1332万元竞选龙门村村委会主任成功之前,杨青军曾经在这个村子干了两届村主任。6年时间里,他比较自豪的就是自己带领龙门村先后办起了振龙煤气厂(煤气站)、货运站台(集源公司)、小轧钢厂(双龙公司)三个村办企业。如今,让他伤心的是这3个企业或停或包,已失去造血功能。

对于2000块钱的卡算不算行贿,王文选答复:我的企业每年过节都要花几十万,给员工、党员、关系好的发张卡。就是个慰问品嘛。你说这是不是行贿,我还真不好说。

派系斗争耽误了龙门村3年发展机会?

现任龙门村村委会主任杨青军觉得自己没什么心劲了记者薛振宇摄

时年50岁的王文选,1982年至1992年从事运输工作,1992年创建龙门特区冶金公司,任总经理,后该公司发展为陕西海燕焦化集团,据说固定资产好几个亿。

2008年10月份,龙门村换届选举逐渐拉开序幕。王文选承诺,如果当上村主任,将为村里办一个经济实体,如60万吨的洗煤厂,其前两年,每年为每位村民分5000元,第三年每位村民分10000元等。而杨青军的竞选承诺是:生活保障金下届第一年5000元,第二年10000元,第三年15000元。

王文选当上村主任后,这些问题就顺利解决了。

杨青军说自己当时就火了。他告诉这位镇领导,要求他把这所谓的11名党员一起叫上去公安局,如果他们反映的属实,自己就留在公安局了,而如果不是事实,那么留在公安局的就是其他人了。

陈晓莉认为,伴随着经济发展而迅速崛起的农村富人能人,出于种种考虑,很多人为迅速掌控农村社区话语权而跃跃欲试。但如何防止治村富人,利用村集体企业和手中的权力为自己和他人谋私利?如何有效监督治村富人利用村委会或村党支部的名义进行私人生意?这些在目前都还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对策。

记者问王文选,2008年你当选村委会主任时不是说,垫资的钱能挣回来最好,挣不回来你担着吗?王文选说:“我没说过这话,我跟谁说过这话?”

2008年12月9日,龙门村举行第七届村委会选举。当天早上,王文选的竞选助手们提前把另一份竞选宣传单送到村民家,王文选承诺:“为了让大家更快致富,如果我当选后第二天垫资分配3年的2万元,让大家拿钱挣钱。”宣传单背面,还复印了户名为“王文选”的3张存单,存单金额有两张是500万元的,1张是300万元。

紧接着2012年12月10日,韩城市农业经营管理指导站出具的《关于对龙门镇龙门村村及各企业2009年—2012年6月财务收支情况的审计报告》再次在村子里引起轩然大波。

关于退选,王文选的一位支持者和追随者后来告诉记者:在选举投票之前,由于种种原因,有关部门要求王文选退出选举,所以,王文选退选了。

2008年12月,韩城市企业家王文选承诺给龙门村全村村民发放1332万元、人均两万元,王随后当选并及时兑现。

这份审计报告恍然间让很多村民明白了:原来2008年那场选举中,王文选发给村民每人两万元的生活分配款是“垫资”。如今,村子已将王文选当初垫资的1332万元归还。也就是说,“天价村官”离任了,留给他们的却是1260多万元的债务。

关于审计报告,王文选表示“问心无愧”。他认为,当初借给老百姓1332万元,帮村子里维持了3年,“当初是打了借条的,现在,把我垫的钱还给我就完了。”

选举结束后,王文选迅速兑现承诺,给全村每人发放2万元分配款,共发放1332万元。2008年12月15日,王文选召开新闻发布会,面对媒体,他说:我是龙门人,这块热土养育了我,前五十年我干了自己的事。后半生,我准备带领全村老百姓致富,给村里建一两个上千万的企业。王文选承诺,他将拿出一半精力投入到龙门村发展,力争把龙门村搞成韩城第一村。

垫资1332万获利4000多万元?

审计报告中称,龙门村原村主任王文选在没有召开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的情况下于2008年12月自己垫付1332万元,履行选举承诺,选举后第二天将人均2万元的生活保障金发放给群众。根据龙门村账面反映,龙门村及3个企业2009-2012年并未盈利,而龙门村于2009年已分3次归还王文选423.54万元,2010年归还156.08万元,2011年归还392.37万元,2012年全部还清。最终使村上形成1260多万元的债务。

现任村主任:村子已经“烂包了”

2008年12月,韩城市企业家王文选以给全村村民发放1332万元、人均两万元生活分配款的承诺和壮举,当选韩城市龙门镇龙门村村委会主任,被称为“天价村官”。

这项协议从2006年7月开始执行,到2011年7月结束。而王文选当选村主任之后,2009年9月就把振龙煤气厂承包给了龙钢集团,年租金100万元,租赁期限5年。而提供给龙钢集团的煤气则是海燕焦化厂直接和龙钢结账。

然而,“天价村官”的时代仅维持了一届。2012年6月28日,龙门村再次换届选举,王文选未能连任。

但结果是,杨青军得到了35名党员中的28张投票,连任村党支部书记,而王文选属意的3名候选人全部落选。

不过,龙门村的另一位村委委员候选人告诉记者,为了这次选举,他花了15万元,每个选民300元。收钱者当面答应得好好的,肯定选他。结果,他落选了。

近10年来,富人、经济能人争当村官成为一种趋势。陈晓莉说:“相当多的经济能人、村干部称自己当村干部后,影响了自己的经济发展并为村里贴了钱,但多数村民则认为他们的主要动机是谋求经济利益、谋求社会和政治地位,因为作为村主要干部,容易和上边打交道,了解信息方便,利用政策赚钱更容易。”

王文选说,虽然社会上有他向龙钢集团卖煤气赚了4000万元的传言,但这并非事实。“由于龙钢集团需要生活用气,我才给他们提供一点。一年的收入也就是300万元。供了两年了,收获就是600万元,说4000万就是胡说八道了。”

就在2012年竞选后半年,一份关于龙门村财务收支情况的审计报告揭示了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曾拥有“天价村官”的龙门村,已经负债1260多万元。

申请中还称:经村两委会研究决定在龙门村举行一次新闻发布会,公开发布上届村委会3年半以来的财务收支情况及龙门村目前的村情。

2008年王文选垫资1332万元竞选村主任因为存在争议,曾一度引起了民政部和陕西省人大的关注。

无论是杨青军,还是王文选,都有了一个共识,上一次选举,王文选垫资1332万元的举动,把村民们的胃口吊起来了。大家更加重视手中这张选票的价值了。

后来,王文选没有拿出证据来,此事不了了之。

那一天,王文选发放了5万元钱的卡,还送每人一盒月饼。据他说,当天党员们纷纷表态,没有问题。

王文选的一位支持者介绍,这次竞选,王文选一方曾向村民承诺如果当选,在将来的3年内给每位村民发放3万元生活保障金,并将2012年的集资款利息增长到20%。2012年6月中旬,龙门村召开村委会换届选举大会,发生了激烈冲突。从杨青军后来向记者提供的当天选举情况的视频可以看到,一位村民冲上主席台,掀翻了所有的桌子。

政府应该引导“富人参选”

有人说,2008年韩城市龙门村的那场换届选举注定要写进中国基层政权民主史。

另外,龙门村村委会涉及的问题还包括违反规定集资1345.5万元、违反规定处置集体资产、违规报损库存物资3392906.69元等问题。这份审计报告出炉之后,很多村民拿着这份审计报告到上级部门反映问题。

但杨青军有不同看法。据他称,当时还有十几分钟就要投票了,龙门镇政府工作人员突然拿来一张条子,说王文选退出竞选了,让我宣布。这算什么退出竞选?此前闹腾几个月干什么?

民政部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副巡视员曹国英认为,王文选这种行为,具有一定的公开性,不宜定性为贿选,因为民主程度不够,在民主竞争中出现的一些不规范做法,上级管理部门也没有阻止,应该算是默认。

支部换届他给有些党员发卡

不过,王文选认定了杨青军在这次支部换届中“肯定有大手笔”。

当天,龙门村村委会主任候选人王文选得票242票,龙门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换届选举委员会主任杨青军以非候选人身份得票389张,第三次当选村委会主任。

“这次选举你看好谁?”记者问一位村民。

记者问杨青军:你说老实话,是不是你的招?

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单方面为增加农民收入而推行经济精英治村,只会带来更大的利益纠纷。